首页 > 百科知识 正文

智飞生物贿赂销售,安徽智飞生物老总是谁

时间:2024-07-10 16:00:01 阅读:965 作者:真的好无奈

安徽智飞生物老总是谁?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李启光,下面我们就来说一说关于安徽智飞生物老总是谁?我们一起去了解并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吧!

智飞生物贿赂销售,安徽智飞生物老总是谁-第1张

安徽智飞生物老总是谁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李启光

年营收突破300亿元,仅依靠代理、“买技术”一飞冲天的智飞生物(300122.SZ),并不被市场看好。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起案件显示,被告人潘定权利用其职务便利,收取智飞生物40万元行贿款。

实际上,智飞生物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查出“带金销售”,按业界的通俗说法即用通过给予回扣或行贿的手法来增加产品的采购量。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从已公布判决书来看,智飞生物近5年间被查处的行贿案件涉案金额超87万元,从时间跨度来看,近10年间从未间断。

智飞生物创立时,创始人蒋仁生、刘俊辉因选择代理还是自研出现矛盾,主张走自研路线的刘俊辉另起炉灶。

而蒋仁生通过代理赚得盆满钵满之时,仅通过大举并购获得自研标签。

但公司研发费长期偏低,2019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前三季度,智飞生物研发费用占比分别为1.61%、1.97%、1.8%和2.18%,始终在低位徘徊。

近5年被查行贿案涉案金额超87万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潘定权受贿罪、受贿罪刑事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3年至2022年期间,被告人潘定权利用其职务便利,收受现金贿赂共计364万元。

上述受贿案牵出国内千亿疫苗上市公司智飞生物,且涉及到的是智飞生物的知名代理产品宫颈癌疫苗。

判决书显示,智飞生物旗下分公司区域经理为推广HPV疫苗,向潘定权行贿40万元。

2019年至2022年期间,被告人潘定权为智飞生物在桂林市疾控中心的宫颈癌疫苗销售推广业务上提供帮助,分4次收受智飞生物桂林分公司区域经理黄某2给予的现金共计40万元,其中三次在其家中,第四次发生在2022年初,在桂林市叠彩区叠彩派出所大门旁的路边,潘定权收受黄某2给予的现金10万元。

事实上,这并非智飞生物首次被查出“带金销售”。

所谓“带金销售”是指,医药企业的医药代表穿梭各家医疗机构,通过给予回扣等方式,让医院增加其产品采购量、医生多开其公司的药品。

2017年8月,山东蓬莱市人民法院发布的判决书显示,孙红亮时任智飞生物在山东市场的大区经理,在业务往来中,为提高其负责推广的疫苗销售数量,于2011年中秋节至2015年春节期间,违反国家规定,多次给予时任蓬莱某科科长的于某现金共计26800元和价值8000元的购物卡。

2017年11月,《宋某某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1年7月份以来,被告人宋某某利用担任睢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的职务便利,在疾控中心采购疫苗过程中,收受智飞生物经销商孙某回扣款8.44万元。

同年同月,《孙某某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孙某某为智飞生物销售经理,2011年至2013年期间,她共计行贿28.34万元。公诉机关认为,孙某某违反国家规定,在推销药品过程中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行贿罪。

2018年1月,《王某受贿二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1年至2012年,王某在采购疫苗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违反规定收受重庆智飞经理孙某回扣款8万元。

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从已公布判决书来看,智飞生物近5年间被查处的行贿案件涉案金额超87万元,从时间跨度来看,近10年间从未间断。

需要注意的是,以上案件均是已被查案件,智飞生物还有多少“带金销售”行为,恐怕只有企业自己最为清楚。

一位医疗公司相关负责人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带金销售”不仅扭曲了营商环境和行业生态,还打击了医疗行业的创新动力。近年来,随着监管部门的引导和政策的完善,“带金销售”现象大幅减少,但也有部分隐藏得更深。

依靠“销售代理”发家

智飞生物是一家从事疫苗、生物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公司共有11种产品上市在售,1种产品附条件上市,包括预防流脑、宫颈癌、肺炎、轮状病毒等疾病的疫苗产品。

2002年,已拥有22年疫苗行业经验的蒋仁生正式创业,他和刘俊辉、吴冠江花费50万收购了重庆金鑫生物制品公司,更名为智飞生物。

创业不久,“铁三角”就出现了裂痕,刘俊辉认为自研才是硬道理,蒋仁生则坚信要先通过代理打基础,才可以反哺自研所需的资金。

双方理念不合,最终分道扬镳,刘俊辉带着几名研究员,另起炉灶。

创业初期,蒋仁生走了一条用“销售代理”反哺自主研发的模式。多年的防疫工作经验,让他察觉到,我国大部分地区只接种了A群脑膜炎疫苗,未来,A C脑膜炎疫苗必有大市场。

2005年,智飞生物凭借独家代理权,一年时间卖出2000多万支疫苗。

2008年,为在创业板上市,蒋仁生通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运作,使得公司拥有了自主研发背景。

2007至2008两年间,蒋仁生操盘了五次重组并购,将绿竹制药、重庆智仁、安徽龙科马这三家具有实质性产品研发的企业收入囊中,随后沾上了自研的标签。

2017年,蒋仁生又和默沙东签约HPV疫苗独家代理,智飞生物业绩实现惊天一跃,晋升为中国疫苗企业盈利之王。

2019年至2021年,智飞生物营业收入分别为105.87亿元、151.90亿元和306.5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2.50%、43.48%和101.79%;净利润分别为23.66亿元、33.01亿元和102.0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3.05%、39.51%和209.23%。

2021年年报中,智飞生物介绍,2020年公司管理层与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签署合作研发协议,合作开发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蛋白疫苗(CHO细胞)于2020年6月份启动临床试验,经过研发团队夜以继日地攻坚克难,公司不计投入地推进研发进度,保障生产和供应。报告期内,智克威得于2021年3月被纳入紧急使用。

净利下滑33%增收不增利

依靠代理、“买技术”,智飞生物可谓一飞冲天,但这种情况并不会持久。

2022年10月27日晚间,智飞生物披露的2022年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278.2亿元,同比增长27.46%;净利润56.1亿元,同比下滑33.28%。

智飞生物第三季度延续了上半年的“增收不增利”的窘境,公司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94.70亿元,同比增长9.38%;净利润18.78亿元,同比下降35.52%。

2022年半年报中,智飞生物表示,随着我国新冠疫苗的广泛接种,基础免疫加速形成,根据今年7月公开信息,我国新冠疫苗全程接种率已达近九成,但疫情防控仍面临不断迭代更新的变异毒株带来的新威胁,新冠疫苗需求环境也迎来了新的变化。报告期内,公司一代新冠疫苗智克威得的销量较去年同期有明显下降。

净利润下滑并未改变公司销售费用大幅增长的趋势,2022年前三季度,智飞生物销售费用达14.69亿元,同比增长19.91%。

而2019年至2021年,智飞生物销售费用分别为10.96亿元、11.98亿元和18.3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3.15%、9.30%和53.22%。

2021年年报中,智飞生物称,销售费用增长主要是本期加强销售团队建设,加大市场推广力度所致。

2021年,智飞生物销售人员2817人,较上年同期增长48%。到了2022年8月底,公司销售人员的配置数量已达3190人,较上年同期增长25.49%。

需要关注的是,2019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前三季度,智飞生物研发费用占比分别为1.61%、1.97%、1.8%和2.18%,始终在低位徘徊。

二级市场上,智飞生物股价年内已下跌约31%,市值蒸发625亿元。

版权声明:该问答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犯您版权权利请告知 cpumjj@hotmail.com,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