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科知识 正文

神奇的铜球完结,神奇的小球全集

时间:2024-07-11 03:00:02 阅读:271 作者:紅玻璃戒指

神奇的小球全集?半夜里,根宝微微地睁开眼,见满屋洒满了金灿灿的灯光,恍惚间,听见有人说:“谢天谢地,孩子醒了,醒了!”,我来为大家科普一下关于神奇的小球全集?下面希望有你要的答案,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神奇的铜球完结,神奇的小球全集-第1张

神奇的小球全集

半夜里,根宝微微地睁开眼,见满屋洒满了金灿灿的灯光,恍惚间,听见有人说:“谢天谢地,孩子醒了,醒了!”

啊,是妈妈-不,不对,明明是男的声音。呀,是老和尚一-海淀师父!根宝心里一阵激动,眯眼说道:“师父,我,我....他支撑着想坐起,但觉得脊梁上的筋象被抽掉了似的,一点劲也没有。

“好孩子,快躺下,听话,躺下。”

一只大手向他伸来,摸摸他的脑袋,给他掖掖被子。根宝翕动着嘴唇,还想说什么,突然又是一阵昏旋,飘进了万里云雾之中。

原来,把根宝和小牛背到这儿来的是靠山生产队看山林的管老爹和他的儿子。他们是冒雨看山偶然碰到根宝和小牛的。这里是大队医疗室,听说来了病人,卫生员大姐姐赶忙从床上爬起,开门把管老爹引进屋,一边问情况,一边忙着帮他俩检查身体。可折腾了半天,却查不出个结果。卫生员姐姐急得满脸是汗,正想提出把病人送公社医院,抬头看看窗户,漆黑一团,天又下雨,医院离这儿少说十五里。不送吧,又怕出危险,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唉,干脆,先给两个孩子一人吊一瓶葡萄糖,让他们缓过气来再说。正忙着,根宝醒来了,嘴里老在念着“和尚师父”.卫生员姐姐恍然大悟:“哦,准是广济寺老和尚的亲戚!”正想细问,根宝又迷糊过去了。

管老爹说:“这样吧,我这就上山,告诉海淀。”他抓起雨衣往身上一披,走到门口,又回头招呼:“金凤,你可得想方设法把他救过来,等我回来就送他们上医院。”

“哎!”金凤应了一声,又忙开了。

却说邵成和小杨顶风冒雨绕盘山道,把车子一口气开到翠螺峰的石阶下。车子上不去了,邵成忽地跳下车,拍拍车子,“小杨,你留在这儿看车,我上去看看。”

小杨紧攥着邵成的手不放:“不,还是我上,我身体比你棒!”

邵成说:“我上吧,你把力气留下,等会,根宝要是危险,还靠你开车往医院送哩!”

小杨想想,只好答应。

邵成一步三个台阶地往山上冲,登到寺门前,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他跌跌撞撞地扑到山门上,使劲叩着门环,高声喊:“师父,海淀师父!”

老和尚在青灯下吟诵经文,一直吟到深夜熄了灯,正要睡去,忽听门外有人在喊,侧耳听听,感到奇怪,用手捅了一下早已睡着的徒弟。小和尚呼地坐起,摸出压在枕头下的匕首,瞪眼望着山门。

门“吱溜”一声开了,闪进一个人影,老和尚后退一步,就着灯一看,哎哟,这不是县公安局小分析吗!去年冬天,他曾冒着风雪,三进山门,追捕一个拦路抢劫的犯罪。

这回他半夜三更只身进庙,莫不是又追捕凶犯?老和尚正要把邵成往里引,邵成急促地问:

“师父,有个叫陶根宝的孩子来过没有?”

“什么时候?”

“不是下午就是晚上。”

老和尚沉思了片刻:“嗯,自《少林寺》放映以来,

是有不少天真烂漫的少年仰慕山林古刹,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求师学艺,但都被打发回去了。今夜,天下大雨,山高路滑,哪会有人来呢?”他回头望望还在发愣的小和尚,小和尚摇摇头。

咳,又是扑了个空!邵成用拳头在门框上一击,说了声:“那我走了!”转身正要离去,老和尚见邵成一身淋得精透,说:“等等,我去拿件衣裳给你换上。”

“来不及了。”他说着,飞步跨出门槛到了石级上,又回身道:“师父,等等要是有孩子来,你切记,先在他身上摸摸,有没有两只铜球,有就取出来,放得远远的..”老和尚摸摸光溜溜的脑门,

“铜球....放得远远的.

正要追问,邵成的身影已消失在夜幕和雨雾中。

见邵成下来了,小杨迎上前,一看他的神态,料到又扑了空,再看看表,正好五点,他把手一垂,“完了,完了,要死的也该死了!”

邵成把眼一瞪,“就是死了,也要把尸首找回来,把铜球找回来!走,我们到山下的村里去打听打听!”

再说管老爹摸黑绕过盘山公路,顺着石山的羊肠小道,深一脚浅一脚地爬上了翠螺峰,还没到庙门前,就扯开嗓门喊:

“海淀师父!师父!”

老和尚刚送走邵成,又听门外有人在叫,心里更加犯疑,怪,今晚到底出了什么事啦?

门一开,见来人是管老汉。这老头子,每回都是黄昏进庙,两人聊天,下棋,好不自在。可如今夜半敲门,莫不是有什么急事?刚开门,管老爹一把拉住他:“哎呀,快去看看,有两个孩子马上就要断气了!”

“两个孩子?”老和尚又摸不着头脑了。

管老爹急得直跺脚,“还愣着干什么?走呀,还是你家亲戚!”

亲戚?老和尚心里又是一惊。怪哉,贫僧祖籍青阳九华山下,出家,多年从未攀过什么亲戚,此话从何谈起呢!

他又想起刚才小邵提到的“孩子”“铜球”,莫不跟这有关?也罢,出家人以慈善为怀,岂能见死不救。他回头朝小和尚叮嘱几句,跟着管老爹,披着夜色,朝山下奔去。

来到大队医疗室,管老爹推开门,说了声:“来了!”

老和尚走到床前,左看右看,一个也不认得。就在这时,根宝又睁开眼,朦朦胧胧地见老和尚就在面前,心中一阵高兴:“师父。

话没说完,全身打颤,活象一只垂死的小鸡。管老爹急得大声喊:“金凤!金凤!”偏在这时,金凤又不知上哪去了,真急死人了!

躺在床那头的小牛也开始打抖。

根宝胸脯一起一伏,呼吸更加急促。

老和尚忽然想起刚才邵成讲的:“要是碰到孩子,在他们身上摸摸,看有没有两只铜球。

老和尚伸手在孩子身上摸起来,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摸到。管老爹问他摸什么,他不愿说,既然公安局有交待,一定是要紧的东西,要保密哩!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门外传来一阵杂沓的脚步声,接着有人敲门,屋里的人同时转过脸,门“吱”地开了,只见两位年轻的公安战士站在门口,一身水,一身泥,两颗帽徽闪闪发亮,帽徽下是两双明亮的眼睛。

老和尚喜出望外,大声说:“小邵同志,这就是你要找的孩子吧!”

邵成没有回答,大步走到床前,弯腰在根宝身上摸了一阵,也是什么都没摸到。他的心一沉.“糟,难道又......不管怎样,先救人要紧!”他把脸贴近根宝的鼻尖,觉得这孩子马上就有断气的危险,挥手喊小杨过来,要他把孩子马上背上车,送医院抢救。小杨不甘心,还在小牛身上摸,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脆崩崩的声音:“好了好了,我上大队打了电话,公社王医生马上就到!”

是金凤!她闪进屋,发现房里又多了两位公安战士,愣了愣,见小杨在病人身上乱摸,疑惑地问:“你们找什么?”

小杨用手一比:“球,两只圆圆的小球,好象是铜做的!”

“喏,在这!”金凤把手伸到枕头下,说,刚才我替他们换衣服,发现这两个玩艺,我要拿,他们醒了,死活不让我拿,没办法,就把球放在枕头下,瞧,这不...邵成暗自庆幸,好险,小球离人头这么近,再迟一步,两条生命可能已不在人间。他取出随身带来的铅盒将球放好,放到一米开外的墙角根。

小杨心里倒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五点早过,两个孩子竟然还活着。是吴教授计算失误,还是别有原因。他没想到,途中,两只小球曾滚出小牛的口袋,离开身体半个小时。

停了一会,邵成问金凤情况怎么样了?金凤用听诊器在两人胸口听了一会说:“好多了,好多了。”大家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了地。

正说着,根宝睁开了眼,望了望金凤,望了望老和尚和管老爹,望了望公安局的两位大哥哥,乌黑的眉毛动了两下,眼里滚出两颗清亮亮的泪珠。

邵成看看手表,五点四十分,他象搁下一副千斤重担,深深地舒了口气。

(全文完)

版权声明:该问答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犯您版权权利请告知 cpumjj@hotmail.com,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