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科知识 正文

卧床老人与帮助他们洗澡的人,如何给瘫痪在床老人洗澡

时间:2024-04-04 00:00:01 阅读:579 作者:醉生死

2021年中国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60岁及以上人口已达2.64亿人,占总人口18.7%。预计“十四五”时期,这一数字将突破3亿,我国即将从轻度老龄化进入中度老龄化阶段。

老龄化的加剧,迫使老年群体的“需求”重新被重视。

除了考虑到健全老人的衣食住行,那些半失能、行动不便的老年人的生活,也正在被关注、缓解。

“上门助浴”便是其中之一。

卧床老人与帮助他们洗澡的人,如何给瘫痪在床老人洗澡-第1张

洗澡,其实是一件多么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对于特殊人群,怎么洗,什么时候洗,由谁来洗……?却是他们头疼且抗拒的一件事情。

家住重庆的鲍春华便是这样的特殊群体。

早年间,她也是位健全人,2017年因为一场车祸,鲍姐姐胸部以下瘫痪,永久失去知觉。

她无儿无女,这就意味着,她需要一位时刻能照顾她起居,洗衣做饭的人。

好在,善良的妹妹担起了这份责任。

日常照顾鲍姐姐起居,给她洗澡、擦背。

卧床老人与帮助他们洗澡的人,如何给瘫痪在床老人洗澡-第2张

但好景不长,妹妹因为自己家庭的原因,已无力再分精力照顾姐姐的起居和日常。无奈之下,只得将鲍姐姐送进了敬老院。

初到敬老院的鲍姐姐显得很抗拒,体面了大半辈子,除了吃饭和更换成人尿不湿之外,鲍姐姐几乎不让外人碰她,拒绝所有人的身体接触,连洗脸都不行。

所以生活半年的,她几乎没有正式地洗过一回澡。

所以只要打开鲍姐姐的房门,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异味。

卧床老人与帮助他们洗澡的人,如何给瘫痪在床老人洗澡-第3张

其实像”鲍姐姐”这样子的失能、半失能老人在重庆共有57万。

家住洪崖洞的陈菊清今年90岁,卧床11年。

11年间,一直由女儿朱和珍全职照护。

这样的照护结构其实很典型:卧病在床的老人多由他们的家人——也许是同样衰老的配偶,也许是正步入老年的儿女——在家中承担24小时的照料任务。

像陈菊清一样长年卧病在床的老人,在中国约有千万。

对同样年迈的子女来说,替卧病在床的老人洗澡,是件风险不小的事情,随时可能面临老人滑倒、着凉或其他紧急医疗情况。

卧床老人与帮助他们洗澡的人,如何给瘫痪在床老人洗澡-第4张

虽然日常照护已经占据了她们全部的日常生活,但照护的疲惫,远比不上对老人生病或者自己病倒的担忧。

老人陈菊清非常害怕给别人添麻烦,朱和珍一家的缩影,也正是千万老人的真实写照。

而助浴师,不仅填补了这一需求长年的空白,也为长年卧病在床的老人建立起了与外界的联系。

鲍春华的情况被这一切被助浴师况老师看在眼里,她明白,鲍姐姐急需洗净的并不仅是身体。更多的是尊严。况老师是重庆“助浴”养老服务的助浴师之一,她的服务对象都是像鲍姐姐这样没有能力自己洗澡的老人。

“我不洗!走走走!”鲍姐姐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对来接她去洗澡的冯老师大吼,并用尽全力挥舞着尚能动弹的手臂。

“姐姐,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妹妹给洗澡嘛。做足了“功课”的冯老师大声劝说,竟让鲍姐姐少有的安静了下来。见状,鸿老师连忙“乘胜追击”,一边请同事将鲍姐姐抱上轮椅,一边熟练地为她绑上凌乱的头发。

洗澡、按摩、梳妆……一气呵成,她就像鲍姐姐的家人一样温暖。

卧床老人与帮助他们洗澡的人,如何给瘫痪在床老人洗澡-第5张

11年里,陈菊清没能正式洗过一次澡。女儿力量有限,为了尽量让母亲保持清洁,女儿只能用毛巾给他擦身,频繁打扫家里卫生。

女儿说之前不知道重庆有一项这样好的助浴车服务。

女儿朱和珍,这两年也开始聘请像况老师这种专业的祝浴师定期为母亲洗澡。

因为长年不与外界接触,与家人的交流变得机械和乏味,来自完全陌生世界的助浴师,成了卧床老人与门外世界的唯一纽带。

对朱和珍一家来说,上门助浴的意义不仅仅是保持洁净,也是一次子女间共同喘息的纽带。

重庆市助浴快车是台移动助浴车,开进社区、开进敬老院,有许多敬业的助浴师,为贫困的失能、半失能、及80岁以上的高本孤寡老人开开心心的洗个澡,理个发、修下指甲等相关服务。

停在小区楼下和敬老院内的金杯面包车外表干净整洁,纯白色车身上,上门助浴的绿色标识和联系电话十分显眼。

车里装满了洗浴用具,一个折叠浴缸,一副四方管的升降铁架,一个被塞得满满的带底轮筒状编织袋,以及大大小小贴着不同标签的塑料储物箱。

卧床老人与帮助他们洗澡的人,如何给瘫痪在床老人洗澡-第6张

一般家属或者工作人员只用准备五条毛巾。

三条小的,一条洗脸,一条包裹头发,一条清洗私处。两条大毛巾,一条在洗澡时当作毯子完全盖在老人身上,一条用来洗后擦干。

通常情况下,移动助浴车的助浴团队由三人组成,一男一女两名助浴师和一名护士。

为卧床老人洗澡,是一件需要耐心的细活儿。

他们有着严格的规定,冬季水温要在38摄氏度至42摄氏度之间,夏季在36摄氏度至38摄氏度之间,还要根据老人喜好再做微调。

所以他们用手反复测试水温,浴缸里漂浮着一个温度计。

同一时间,在铺好的绿色防水布上,两名助浴师拼接好浴缸,将卫生间引出的进出水管接在浴缸底部,最后装好花洒,一个临时的浴缸便搭建了起来。

浴缸正上方的升降架两侧杆子上,包着防磕泡沫塑胶套,一张黄色打孔塑胶垫支在架子上。一切准备就绪后,助浴师再将老人抬至垫子上,再慢慢放入浴缸。

在容易磕碰到头和肩膀的位置,裹着一个充气靠垫。

陈菊清老人回忆起第一次助浴的感受——没一点不适的感觉。

移动助浴车团队说,他们已经服务这家一年多。

护士帮陈菊清量完血压后,俯身为她修剪指甲。另一名男护工则拿出电动剃头刀,询问完朱和珍想留多长之后,在铺好垫子的枕头上为陈老理发。

修剪好头发和指甲后,朱和珍给陈菊清喂了一点温水。众人用另一张黄色打孔塑胶垫将老人慢慢抬到浴缸里,准确地说,是浴缸上。两个黄色的垫子叠在一起后,助浴师慢慢摇动升降把手,陈菊清缓缓浸入水中。

卧床老人与帮助他们洗澡的人,如何给瘫痪在床老人洗澡-第7张

覆盖在陈菊清身上的大毛巾,浸湿后像被子一样遮住她的身体。

这既是为了给老人保温,也是为了保护隐私。

护士用一个小水瓢反复将水浇在陈菊清身上,又时不时拿起温度计查看水温。

三名助浴师,分别擦洗老人身体的不同部位,需要翻身擦洗背部时,三人会一起合作。沐浴露、洗发水、洗面奶,一样都没落下。

清洗隐私部位时,2名女性护士会相互帮手,一人掀起毛巾遮挡,一人负责清洗。

男性助浴师则默默回避,挪向一侧继续为老人擦洗其他部位。

这也是助浴团队通常需要一男一女两名助浴师的原因。

洗浴用具里有一个小小的计时器。

上门助浴整个过程约两个小时。准备工作半个小时左右,老人洗浴时间通常在20分钟到半个小时之间,洗浴结束后的清理和消毒工作则需要40分钟左右。其间,如果老人血压等身体状况出现波动,洗浴时间会缩短至15分钟或者临时中止。

卧床老人与帮助他们洗澡的人,如何给瘫痪在床老人洗澡-第8张

不过,通常情况下助浴都能顺利进行。

助浴师们会不断询问老人感觉如何,和她聊天,跟她开玩笑。

当护士将沁过热水的毛巾轻轻敷在老人头上缓慢揉搓时,陈菊清微微地抿着嘴唇,神态松弛。助浴师们说,情绪高的时候,她还会大声唱歌。

卧床老人也有向他们真情流露的时候。

因为长年不与外界接触,跟家人的交流也十分有限,老人对他们“比亲人还亲”。

这可能有些言过其实,但对于老人来说,只有助浴师是来自完全陌生的世界,在短短的半个小时里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跟她聊天、听她说话。

对陈老和鲍姐姐来说,助浴师的到来,就是他们心里最热闹的时候,也是他们能跟人多聊聊天的时候,“看到他们在这洗,我又开心死了。”这是这些鳏寡老人与外面世界的联系。

对于长年卧床,行动不便的老人而言,更是如此。

在移动助浴车里面洗浴还算顺利,但要是在那些山城高楼里行动非常不便的老人家庭来说,就要选择上门助浴服务了。

其实也并非所有家庭都具备上门助浴的理想条件。

但只要“能容纳长2米、宽0.8米的浴缸,有热水,老人身体情况稳定,没有皮肤病或重大疾病……”,不论老人居所远近、居住条件好坏,重庆移动助浴车团队在接到订单后都会前往提供助浴服务。

一次4、500元的价格,说贵也不贵,最主要的,它打开了老人们旧居房门多年的心结。

恰好,现在头条公益联合重庆市慈善总会开发的“助浴快车”公益项目来了,希望大家动动指尖,做一次公益善行,帮助和改善孤寡老人的生活质量,从你我做起!#开心做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