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科知识 正文

韩国之行结束日本之行开始,拜登访日韩的目的

时间:2024-02-13 22:00:02 阅读:823 作者:初夏末冬

拜登访日韩的目的 韩国之行结束日本之行开始?23日,美国总统拜登任内首次亚洲之行进入第二站——日本在会见日本天皇德仁、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举行双边会谈后,拜登当天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表示已有13个国家参与了这个由美国主导的新倡议,接下来我们就来聊聊关于拜登访日韩的目的 韩国之行结束日本之行开始?以下内容大家不妨参考一二希望能帮到您!

韩国之行结束日本之行开始,拜登访日韩的目的-第1张

拜登访日韩的目的 韩国之行结束日本之行开始

23日,美国总统拜登任内首次亚洲之行进入第二站——日本。在会见日本天皇德仁、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举行双边会谈后,拜登当天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表示已有13个国家参与了这个由美国主导的新倡议。

美国媒体指出,“对华竞争”是贯穿拜登亚洲之行的主线。在首尔,拜登致力于同韩国新政府建立全球全面战略同盟关系,通过深化半导体等产业链合作对冲中国影响力;在东京,拜登宣布启动IPEF同样是“抗衡中国”的“大动作”。不过,从连日来韩日民众的抗议声中,不难读出人们对美国试图强化同盟体系、激化东北亚紧张局势的担忧。

美致力于升级对韩关系

在抵达东京前,拜登刚刚结束了3天的韩国之行。有评论称,美国总统上一次给韩国这么隆重的礼遇,似乎还要追溯到1966年美国总统约翰逊时代,当时朝韩对立再度激化、韩军前往越南支援美军,使美国对韩倚重达到一个高峰。而此次,大国竞争的需求使美国再次加大对韩国的拉拢。

而从韩国政府来说,新总统尹锡悦上台虽不到2周,但已明确表露强化韩美同盟体系的意愿,在国防和外交政策上流露更多“追美”色彩。因此,这位“外交素人”与“外交老将”拜登的互动,从一开始就吸引了全球目光。

综合舆论分析,韩国这一站主要有以下几点值得关注。

政治方面,双方表示致力于将韩美同盟发展为全球全面战略同盟。《华盛顿邮报》称,去年拜登团队与文在寅政府曾达成协议,从传统的军事同盟迈向经济安全、科学技术、全球秩序同盟。如今拜登和尹锡悦通过强调美韩共同价值观和目标,为双边关系升级奠定了基础。

韩国西江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金载千(音)认为,韩国还正式确认加入美国主导的IPEF,可能使美国“印太战略”的薄弱环节大幅加强。值得关注的是,尹锡悦计划年内公布“韩国版印太战略”,实现对文在寅时期新南方政策的升级,届时如何与拜登的“印太战略”对接将成为看点。

经济、防务合作两手抓

经济方面,拜登访韩第一站就是位于京畿道平泽市的三星半导体工厂。这里有全球首个投入量产的3纳米级制程工艺的芯片生产线。拜登强调了基于共同价值观的技术和供应链合作,感谢了三星此前斥资170亿美元在美国建立半导体工厂的决定。

有评论指出,构建美韩“芯片超级同盟”反映了美国试图重构半导体供应链,强化美国科技霸权、打压竞争对手的意图,“最大目的是遏制中国”。

防务方面,为显示美韩军事同盟牢固性,拜登访问了韩国京畿道驻韩美军乌山空军基地。两国决定启动关于《国防互惠采购协议》的讨论,启动扩大联合军演的谈判,重启2018年中断的延伸威慑战略磋商小组(EDSCG)。美方重申,如有必要,将及时协调部署战略资产。分析认为,两位领导人转变了前任的对朝策略——特朗普和文在寅时期,美韩曾一度缩小军演规模,以防刺激朝鲜。

当被问及想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传达什么信息时,拜登用一句“你好”简单带过。针对朝鲜可能在月底前(甚至拜登亚洲行期间)进行核导试验的传言,拜登说“我们对朝鲜的任何行动都做好了准备。”

此外,联合声明提到南海、台海问题,并将后者定义为“印太地区安全繁荣的核心因素”。这较去年5月美韩首脑联合声明中的原则性表述更进一步。

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印太安全项目研究员金杜妍(音)表示,拜登希望在印太地区依靠同盟体系对抗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崛起,但韩国是否会完全加入美国行列仍待观察——中国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对朝问题也有赖于对华合作。

韩联社社论指出,无论是卷入美中半导体竞争还是两国在印太地区的博弈,对韩国来说都不是明智的选择。如果韩国新政府想巩固和发展韩美同盟,那么更应该运用智慧制定对华战略框架。

13个国家加入IPEF

再将视线转向日本。23日上午,在同日本天皇举行会见后,拜登与岸田在东京元赤坂的迎宾馆举行会谈。

拜登承诺“将全面参与日本的防卫”。正像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的,“延伸威慑”成为美日峰会的关键词,双方一致同意加强包括美国提供的“核保护伞”在内的威慑力和应对力,针对中国、俄罗斯和朝鲜的意图不言而喻。

美日领导人还不出意外地谈到南海和台海问题,就在东亚“不允许试图凭借实力单方面改变现状”达成共识。拜登甚至在答记者问时妄称“武力保卫台湾”,中国外交部对此予以坚决反对。不过与此同时,拜登也向媒体坦言正考虑取消对华部分关税壁垒。

而在全球的聚光灯中,印太经济框架也揭开神秘面纱。拜登宣布,已有13个国家加入IPEF。美国的首批合作伙伴包括澳大利亚、文莱、印度、印尼、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西兰、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13国的经济体量占全球GDP的40%。

框架包含互联经济、弹性经济、清洁经济、公平经济四大支柱。声明中拜登虽未直接提及中国,但IPEF是针对谁早已不言自明。不少西方媒体注意到中国外长王毅22日的一段表态:中国乐见有利于加强区域合作的倡议,但反对制造分裂对抗的图谋。

地区国家表示担忧

拜登24日在日本行程的主要看点,还集中在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会谈将如何为拜登的“印太战略”提供支撑,有待观察。

日媒引述外务省相关人士的话称,“四方安全对话”联合声明预计将写入就加强向国际社会提供新冠疫苗达成共识的内容,“此举旨在对抗通过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来扩大影响力的中国”。另据《金融时报》透露,“四方安全对话”上还将提出遏制印太地区非法捕捞的海事倡议,这被认为是针对中国庞大的捕捞船队。

对于美国四处拉帮结派针对中国的做法,地区国家纷纷表示担忧。

韩国和日本民众在拜登访问期间走上街头举行集会和演讲,抗议美国试图借强化韩美同盟激化东北亚紧张局势,批评日美首脑会晤将加快日本扩大军备步伐。

东南亚媒体则指出,印太经济框架对亚洲不是好事,其核心旨在鼓励地区经济体通过引入替代产业链与中国市场“脱钩”。但事实上,无论日本、韩国,还是东盟,它们对华贸易倚重都比美国要大。IPEF既可能人为分割贸易体系、切断产业链,也不利于亚太的稳定团结和区域经济一体化。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项建英

来源:作者:张全

版权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处理文章:请发送邮件至 三1五14八八95#扣扣.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