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科知识 正文

滴血验亲下半场,甄嬛传第几集甄嬛滑胎

时间:2024-02-13 00:00:01 阅读:99 作者:相知不宣

原创内容 抄袭必究

文:谢汶青

滴血验亲本来准备写两篇,在第一篇分解的过程中老担心字数太多,导致很多细节,还有人物心理和思维层面几乎都没有涉及到。

觉得不过瘾。于是,又分裂出了今天这一篇,有可能往后写的过程中还会分裂出四篇五篇,请大家不要奇怪。

滴血验亲下半场,甄嬛传第几集甄嬛滑胎-第1张

皇上来了,众嫔妃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皇上估计也烦不胜烦:后宫无一日安宁的,朕何从万安?

一个男人拥有很多女人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大家可以采访一下皇上。

孔子曰:唯有女子和小人难养。后宫的这些女人吃喝不愁,每天闲下来没事干的时候,就是搬弄是非,搞内斗。

人一闲下来就会滋生是非,你在一个单位去看看,那些努力工作的人,一般都不拉是非,一是没有时间,二是没有心思。

皇上可以容忍后宫的女人平时私下里为他争风吃醋,但是很难容忍他们搞出大事把他拉进来,浪费时间精力,因为国家大事他都操心不完。

祺贵人劈头盖脸,不加思考就是一句:臣妾要告发熹贵妃私通,秽乱后宫!

皇上直接气急了,当即给了祺贵人一耳光:贱人,胡说!

皇上为什么听到祺贵人说这话如此生气,还给了祺贵人一个耳光呢?是因为他觉得祺贵人污蔑到了他心爱的嬛嬛吗?

不。

以皇上的疑心病不可能对钮钴禄甄嬛一点都没有怀疑过,只是祺贵人告发钮钴禄甄嬛给他戴绿帽子这奇耻大辱的事,方式有问题。

即便钮钴禄甄嬛真有私通,皇上也希望悄悄地知道,而不是在后宫一众人面前知道。

我们寻常百姓夫妻之间,假如丈夫出轨,妻子可以到处哭诉博得大家同情,可是假如妻子出轨,做丈夫的一般都不愿意让人知道。

因为此等事件对于男人是能力上的一种否定,知道的人即便同情他,这种同情都带有对他无能的嘲讽。

所以,即便祺贵人只说了一句,皇上也是厌恶极了她。

祺贵人:臣妾以性命担保,所说的句句是实情!

证人证词提前都排练过很多次,而温实初和钮钴禄甄嬛的确走得比较近,祺贵人自信得很。

皇后解释:祺贵人在众人面前发了毒誓,臣妾看她如此郑重或许有隐情。若真有什么误会立刻解开了也好,否则若以讹传讹出去,对熹贵妃清誉亦是有损。

说人话:我是为了解开误解,还熹贵妃一个公道才召集人搞清这事的,我是为了甄嬛好!

皇后这种假好人,假好心,大家在看的过程中肯定无比讨厌恶心吧!

可是,这样的假在现实生活中不见得所有人都恶心讨厌。很多人把这种话术认为是情商高会说话的一种。

而这样的人往往还混得不错。我真见过。因为她们比起直性子,说话直戳戳的人最起码保全了爱面子人的面子工程。

再说了,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和这样的人去深交,只要不是深交,一般人很难发现这种人的阴险毒辣。

最起码我在第一次看甄嬛传的时候,真觉得皇后是个好人,因为她打造的人设就是个菩萨。

皇上:好,朕就听你一言。如有虚言,朕决不轻饶。

皇上说这句话明显地带有一种隐忍,他对祺贵人是非常不满的,对皇后如此公开处理此事也是很有意见的。

祺贵人:臣妾有凭证证实熹贵妃与温实初私通,熹贵妃出宫后,温实初屡屡入甘露寺探望。孤男寡女常常共处一室。皇上若不信,大可传甘露寺姑子细问。此刻人已在宫中。

皇上听了后在犹豫,他多少还是有点信了。疑心病重的人就有这个特征,很容易怀疑。

皇后:要不要传还请皇上做主。

皇后太了解皇上了。

皇上果然同意传。

就在这个时候,宁贵人让自己的宫女阿绿去找浣碧和玉娆,让她们想办法也去甘露寺找人证,证明钮钴禄甄嬛没有私情。

玉娆着急去救姐姐,在路上遇到慎贝勒,慎贝勒也知道了这事。

静白一直都是皇后那边的人,在甘露寺被祺贵人教唆各种欺负甄嬛,又加上甄嬛离开甘露寺时惩罚了静白,她怀恨在心。

私仇和皇后的教唆混合一起,就有了足够的驱动力做假证来诬陷钮钴禄甄嬛。

静白先拜见了皇上皇后,日后转身专门问候钮钴禄甄嬛:许久不见,不知熹贵妃还记得故人吗?

意思是风水轮流转,看来你也有今日。

钮钴禄甄嬛:静白师父,能劳动大驾进宫,想必是挨的板子已经好了。

钮钴禄甄嬛想告诉皇上这个静白和她有怨仇,她的证词肯定有报仇之意,不可信。

静白:熹贵妃赏的一顿板子,倒是教会了贫尼说实话。

静白之所以如此理直气壮,不怯场,那是因为她认为她有皇后这个比起钮钴禄甄嬛更有权势的人做靠山。

她从未想过她对于皇后只是一枚不起眼的棋子,用了后就会丢弃。

祺贵人等不急开始催静白赶快告发。

祺贵人是个急性子,急性子的人一般不善思考,做事求快,但毛燥。

这样的人最容易被人利用做马前卒。大家看皇后的团队中,皇后为何不让安陵容做马前卒出来告发钮钴禄甄嬛有私情呢?

因为安陵容比起祺贵人有脑子。直性子的人行动力强,但脑子使用率并不强,超级适合冲锋在第一线。

祺贵人就像那些在战场上拿着旗高喊:冲啊,冲啊……冲在最前面的人。这样的人很大概率上是当炮灰,用生命为后面的人检验敌军的兵力和作战方略。

最后皇后团队中确实祺贵人先死的。

静白:……除此之外便只有一位姓温的太医,常来探望的。贫尼有几次经过娘娘的住处,见白日里娘娘的房门有时也掩着。而两个侍女都守在外头,贫尼当时看着深觉不妥,想劝解几句,反倒被娘娘给骂了回来。贫尼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后来为避寺中流言,熹贵妃称病搬离甘露寺,独自携了侍女住在凌云峰,从此之后是否还有往来,贫尼便不得而知了。

有的说没得捏,由此可见人嘴里说的话断然不可全信。

不过她说证词的时候详细地叙说了细节,而细节的叙述对于真实度很重要。说的好了可信度高,说的不好了,很容易因细节暴露做假证。

而静白说完后,钮钴禄甄嬛和槿汐并没有指出细节错误。其他人,例如敬妃和端妃,欣贵人因为没有在甘露寺待过,即便要反驳,也只能笼统地去反驳。

没有细节漏洞的辩论是很难辩论出证词是诬陷的。

祺贵人让指认温实初。

静白:甘露寺少有男子往来,温太医频频出入,贫尼断不会认错。

滴血验亲下半场,甄嬛传第几集甄嬛滑胎-第2张

皇上把弄佛珠,他这是在生气。此时的钮钴禄甄嬛还是一句话都不为自己辩论。

为什么?

要知道不辩论是很容易让大家认为静白的证词是真的。

我站位钮钴禄甄嬛的角度分析一下钮钴禄甄嬛此时的心理。

她无言以辩,因为温实初确实经常探望她,甘露寺也不是静白一个人看到,其他很多人也都看到过。

她去凌云峰,这个皇上也是知道的。可是,关于大白天房门掩着,浣碧和槿汐在门卫守候应该确有其事。

所以,她词穷,不是不想辩,而是害怕越辩越黑,到时候会让自己更加难堪和被动。

宁贵人起身说:皇上,臣妾听得头疼,想回宫休息。

气愤一片肃静,钮钴禄甄嬛和温实初有私情的事情好像已经被大家相信。

宁贵人走时上前问静白:修行之人清静,从甘露寺进宫一趟不易,我正有一事想麻烦师父。我想在甘露寺供奉一盏还愿的海灯,不知供奉几斤为好啊?

宁贵人这是在检验静白作为修行之人的纯度。

静白:阿弥陀佛,修行之人怎可轻易踏进红尘之中?贫尼只两年前为宝华殿送过一本手抄的金刚经,除此之外便再无踏足。小主得皇上厚爱,本该供个大海灯,只是小主位分只在贵人,每日供个两三斤就可以了。

这句话里说到宁贵人是贵人位分,第一次见就知道,可见不是第一次入宫,应该是经常入宫。

但是,这个时候大家的思维都被钮钴禄出轨的事情占着,没有人有心思思量静白的话。

宁贵人这招和钮钴禄甄嬛给斐雯用的那招很像,都是先证明这个人说的关于自己的本行业最熟悉的业务都有漏洞和错误。

以此类推她其他的证词也不可信。

皇后:皇上,温太医频频探访甘露寺是否皇上授意呢?若是皇上授意,那么此事倒也情有可原了。

皇后明知道不是皇上授意的,故意这样问,其动机是为了更加证明温实初和甄嬛有一腿。

因为他们是因为情深不能自抑,那么艰苦的环境,那么遥远的路程,都阻碍不了他们相聚。

而此时的皇上在证人证词面前也是无计可施,只能一言不发。

温实初感觉皇上信了,说有浣碧和槿汐为自己可以作证。

滴血验亲下半场,甄嬛传第几集甄嬛滑胎-第3张

祺贵人马上反驳:说不知道槿汐和浣碧是熹贵妃的心腹,她们的证词怎么可以作数?温实初与甄嬛自幼青梅竹马,入宫后二人眉目传情,待甄嬛出宫后温实初私下探访、二人暗通款曲,甄嬛再设计搬去凌云峰独居,私相往来如同做了夫妻一般。以至甄嬛回宫后,二人在大内也不顾廉耻,暗自苟且!

祺贵人能把这段话编造的如此生动,虽然是假的,但是听起来给人的感觉很像真的。

为什么?

因为为了扳倒钮钴禄甄嬛,祺贵人这样的场景在脑子里想过很多遍,对于祺贵人来说,这种镜头很熟悉,说起来一点都不打绊子,流利的很。

槿汐跪下:皇上,奴婢在宫中服侍数十年,熹贵妃娘娘并非奴婢服侍的第一位主子,也并非奴婢服侍的时间最长的一位,所以实在无须偏私。奴婢平心静气地说一句公公正正的话,熹贵妃娘娘和温大人绝无私情!

槿汐说话的语气理直气壮,可信度也很高。原因是他们两个真没有私情。

我再次疑惑,钮钴禄甄嬛为何不为自己辩论哪怕一句呢?

我想,应该是经历了很多事后,心已经开始变得淡漠,不想多说话了。

还有虽然没有和温实初在一起,毕竟也是有感情的,温实初多次直白的表白,假如此时过于言辞激烈的说没有任何情意,她不忍心,也做不到。

虽然甄嬛对温实初没有男女之情,可多年的陪伴,岂是一点感恩之情都没有的吗?何况她并非没良心的人。

皇上问:你有没有?

甄嬛一脸柔弱无辜地回答:臣妾没有。

大家有没有发现,钮钴禄甄嬛在有皇上的时候,她都无比柔弱。上半场皇上没在时,她对峙斐雯时气势上可是霸气的很,看不到半点柔弱。

生活中我发现有些女的,在男人面前就会自觉变得柔弱,可是没有男人时,她则一点也不柔弱。

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心机婊。钮钴禄甄嬛就是。

敬妃:皇上,祺贵人和熹贵妃素来积怨甚深,只是找人串供闹些文章罢了。温太医去熹贵妃殿里去得勤一些,那是尽他医家的本分。如若这样都被人说闲话,那我们这些都让温太医医治过的嫔妃,岂不都要人人自危了?

敬妃反驳的理由有道理,不过很笼统,没有静白的细节描述。

皇帝:罢了,朕相信熹贵妃。

皇上是真的相信吗?

有一部分信,一部分依然存疑。信的那一部分是甄嬛和钮钴禄甄嬛表露在他面前那份真情让他信了;

存疑的那部分则是证人和证词,因为证人是修行的尼姑,出家人不打诳语,慈悲为善,所以证人所说的话可信度极高。

我们观众之所以知道静白是诬陷,那是因为我们站位上帝视角,过程都知道。

而皇上是不知道的。而祺嫔的毒誓还有推理合情合理,没有足够有力的证人和证据推翻,很难让人去除怀疑。

当然在众人面前是一定要说相信钮钴禄甄嬛的,因为面子。没有那个男人愿意在人面前承认自己的老婆给自己戴绿帽。

何况这个男人还是皇上。这是明晃晃的挑战皇权。

由此可以推测,祺贵人必死无疑,不管最后皇上通过其他法子证明钮钴禄甄嬛是真私通还是假私通。

假如人少的话,在场的人很有可能都被杀。

这样有辱皇权的事情皇上要它灭迹,所以秘密知道多不见得是好事。

要知后半场如何,且看下一篇分解!

我是情感领域创作者,喜欢研究婚恋,两性关系,痛恨道德说教,喜欢挖掘事情的根源解刨分析问题,如果喜欢欢迎关注我。

版权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处理文章:请发送邮件至 三1五14八八95#扣扣.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