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科知识 正文

叫金缕玉衣,87岁大爷带来九龙官帽鉴宝

时间:2024-02-13 10:00:02 阅读:246 作者:阑珊几场

“只要我陪他们出去转一圈

回来就给一百万

我说,一百万?

一分钱我也不要!”

精神矍铄、字字铿锵

近日,因为一段采访视频

93岁的文物专家、考古学家

中国国家博物馆终身研究员

孙机先生连上几个热搜

“文物研究是科学,

做研究不是为了挣钱,

就是为了做这门学问。”

和文物、古籍打了一辈子交道

直到现在,鲐背之年的孙机

仍然坚持每周上一天班

但他也坚持

只为国家鉴定、研究文物

其他有偿的“鉴宝”邀约

无论对方出多少钱

“我谢绝这个东西”

叫金缕玉衣,87岁大爷带来九龙官帽鉴宝-第1张

“我是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委员

如果国家从海外收回一批文物

我们要去看看(鉴定真伪)

别的一概不参加。”

在新华社的资料库中

搜索孙机的名字,就会发现

老人一字千钧、说到做到

他每一次面对镜头和采访

目的都是“为国鉴宝”

叫金缕玉衣,87岁大爷带来九龙官帽鉴宝-第2张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院名誉院长孙机(前)在讲解青铜“虎鎣”相关知识。新华社记者 李贺 摄

这张照片拍摄于

2018年12月11日

当日,国家文物局

划拨中国国家博物馆

青铜“虎鎣”入藏仪式在京举行

仪式上,流失海外的圆明园文物

青铜“虎鎣”正式重回祖国怀抱

年近九十的孙机

以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院

名誉院长的身份参加活动

亲自讲解青铜“虎鎣”相关知识

2008年4月,从丹麦

成功追索回国的156件文物

在京举行开箱仪式

距今约4000年的玉钺等

夏商至元明时期的珍贵文物

得以重新展现在国人面前

那一次,也是孙机先生到场

介绍了这批文物的重要价值

“追索回国的文物以陶俑居多

包括汉代到明代

各个朝代的陶俑,可排成系列”

为“钱”鉴宝,他一概谢绝

为国鉴宝,他一丝不苟

网友纷纷为

孙机先生的文人风骨点赞

叫金缕玉衣,87岁大爷带来九龙官帽鉴宝-第3张

叫金缕玉衣,87岁大爷带来九龙官帽鉴宝-第4张

有关孙机先生的另一条热搜

#司母戊鼎其实叫后母戊鼎#

这个词条引出了老人为还原史实

不放过“一字之差”的治学态度

叫金缕玉衣,87岁大爷带来九龙官帽鉴宝-第5张

“后母戊”青铜方鼎

是国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但在很多人的印象中

当年的教材上,它的名字是

“司母戊鼎”或“司母戊方鼎”

一个“司”,一个“后”

看起来区别不大

前者似乎还更有“群众基础”

为什么一定要“较真”?

对此,孙老严谨地解释说:

“这个‘后’字,它是反文

就是反着写的。

看起来可以念成‘司’

实际上只能作‘后’讲。

《说文解字》里说‘司’是普通职工,

你想,一个普通职工,

能给他做这么大一个祭祀的鼎吗?

一千八百多斤,那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它绝对不是‘司’,一定是‘后’,

因为后是有地位、有身份的”

被孙机纠正的“一字之差”

远不止这一处

汉代文物“金缕玉柙”(xiá)

曾经被叫作“金缕玉衣”

“柙”是贴身棺材的意思

孙机等文物学家反复考证

认为这件文物是“柙”不是“衣”

它的名字和介绍也被及时修正

叫金缕玉衣,87岁大爷带来九龙官帽鉴宝-第6张

叫金缕玉衣,87岁大爷带来九龙官帽鉴宝-第7张

这种修正看似微小

但对做了一辈子文物研究的孙老来说

只有把这些东西弄清楚了

研究文物才算没有白费劲

“把道理讲清楚

有根据有证据地讲清楚”

是孙老最根本的治学原则

而这个治学原则

是他从自己的考古领路人

沈从文身上学来的

在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之前

孙机是北京市总工会的技术工人

沈从文先生是国家博物馆的研究人员

两个人的办公室就在彼此的隔壁

他们也因此而结缘

1951年故宫举办的敦煌艺术展

是让孙机下决心投身文物研究的契机

孙机还记得,在那次展览上

沈先生讲解的重点是供养人的服饰

……

从沈从文先生那里得到的熏陶

让孙机一生难忘

在北大历史系接受了严格的学术训练后

孙机下决心

要成为中国历史的打捞者和解读者

直到今天,他也没有忘记这份初心

九十多岁了,还努力地去干

孙老家里最多的东西就是书

连原先的厨房都被改造成了书房

墙上还留着没拆的热水器

叫金缕玉衣,87岁大爷带来九龙官帽鉴宝-第8张

他如饥似渴地读书

也兢兢业业地写书

这些年来,孙老出版过

《汉代物质文化资料图说》

《中国古代物质文化》

等多本颇有影响的著作

后者还荣获第十届文津图书奖

令人惊叹的是,这些浩大的著作

都是孙老一个字一个字手写出来的

书中许多器物、仕女、车马的线描图

都是孙老一幅幅亲自手绘的

叫金缕玉衣,87岁大爷带来九龙官帽鉴宝-第9张

叫金缕玉衣,87岁大爷带来九龙官帽鉴宝-第10张

老人最不喜欢自夸

不愿多谈自己的成就

但听说他写的书

要被翻译成韩文和日文

就特别高兴

“把这个东西传到外国去,

是给中国长脸的。”

叫金缕玉衣,87岁大爷带来九龙官帽鉴宝-第11张

孙老这样理解自己毕生的事业

“文物研究本身就是去了解

这些古文物在历史上起什么作用。

中国五千年的历史

多少感动人的事情,多少文化成就

本身就是

我们现在增加文化自信的一个动力。

我大半生所做的

就是从历史上找文化自信,去找证据”

而对于他研究了一辈子的文物

老人的一段描述深刻而美好:

现今尊之为“文物”者,在古代,多数曾经是日常生活用品,以其功能在当时的社会生活中有着自己的位置。若干重器和宝器,只不过是将这种属性加以强化和神化。从探讨文物固有的社会功能的观点出发,它们如同架设在时间隧道一端之大大小小的透镜,从中可以窥测到活的古史。倘使角度合宜,调焦得当,还能看见某些重大事件的细节、特殊技艺的妙谛,和不因岁月流逝而消褪的美的闪光。

有风骨、有才华、有自信、有韧劲

有夜以继日的积累和沉淀

孙机老人代表着我国一批

潜心钻研的考古、文物学家

正是因为他们的执着和坚守

那些从漫长沉睡中苏醒的文物

才得以“开口”向世人讲述

它们的“身世”和承载的历史

向先生致敬!

编辑:顾军

综合:新华每日电讯、央视网、央视新闻、新华社、网友评论等

版权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处理文章:请发送邮件至 三1五14八八95#扣扣.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